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执念人间》诡念人间 年下攻 执念人间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3-24 20:05:51

《执念人间》诡念人间 年下攻 执念人间女体化 已完结

《执念人间》

来源: 作者:鬼眼阿宝 分类:悬疑 主角:刘峰,真就挺

火爆新书《执念人间》是鬼眼阿宝所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峰,真就挺,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在现实世界里,去过那儿?]我盯着她问。特意强调了现实世界。希望她不要把自己虚构出的东西拿来说。 李子非常认真及肯定地回答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现实世界里,去过那儿?]我盯着她问。特意强调了现实世界。希望她不要把自己虚构出的东西拿来说。

李子非常认真及肯定地回答我。[当然啦。]可她话音刚落,又皱起了眉。好像连自己也不敢确定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今天我格外脆弱,抗刺激能力不强。实在不想听到一些超出我认识范畴以外的东西。

李子撑起下巴,望着天花板,开始自圆其说地解释。[也不能说是现实世界。或者是,现实世界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太准确。]

我直按太阳穴。心说不是吧,难道我一不小心又触碰到了她的逻辑思维神经?这丫头一旦钻进逻辑思维的牛角尖,就会说一堆让人特别消耗脑细胞的话。

[阿宝,你的世界观是什么?或者说,你怎样看待世界。]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李子很不满意我的答案。就追问。[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世界观,你怎么会没有呢?]

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是世界观啊。

她说。[就是你认为,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我更蒙了,世界是什么样子?不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吗?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月亮。眼下就是你我坐在食堂里吃盒饭。桌子上有饭盒,有筷子。吃完了,我们就不饿了。

李子问我还有别的吗。我想想说。[还有聊天。]

李子一拍手,满意地做出总结。[阿宝的世界观是存在感。对吗?]

我觉得她总结还真就挺精辟的,于是点了点头。

她说大多数人的世界观都是以自我存在感为标杆的。也就是说只要是感觉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真实的。自我的存在感越真实,那么相对应的这个世界的真实感就越强。

我反复地琢磨这句话,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就好像我现在摸着桌子,能感觉到它的质地。我觉得饿,吃了饭之后就感觉饱了。那么我自然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而不是我的一场梦。就好像经常有人开玩笑说。你掐自己一把,如果觉得疼,那就不是做梦。

听了我的话,李子认同地点点头。可是我还是没明白,她突然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李子解释说。[我之所以说自己的确去过那个地方,就是因为自我存在感。但是那里又的确不是这个世界。所以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只能说是真实的世界。]

我又有点儿晕了,咬着嘴唇琢磨了半天。以我这个脑细胞极为缺乏的大脑使劲儿追赶她跳跃性的思维。想了一会儿,我用自己的思维方式问她。[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李子满意地打了个响指。[给你加十分。]

我更蒙了,如此说来,我岂不是承认了有其他的世界存在吗?可是正如她刚才所说。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世界,生活在那里跟生活在这里一样有确切的真实感。那么,除了真实存在,我们还能用什么去定义那样的一个世界呢?想到这儿,我使劲地甩甩脑袋,坚决地否定自己的理论。认真地回答她。[我不相信什么别的世界。不会有你说那种事情发生。]

李子不服气地指着我嚷。[你刚才明明已经认同我的观点了。你不能这样无理取闹,要反驳,你得拿出论据。]

我无奈地举手投降,求她换个轻松点儿的话题。她看我无精打采的,就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不想把昨天的梦告诉她,怕她又会跳回到“真实世界”的话题上去。看我不想说,她也没再追问。可是这个话题似乎并没有就此打住。它就像一个魔咒,在我脑子里整整转了一下午。搅得我头疼。虽然我不愿意去承认。但是隐约之中,我又觉得她说得对。如果真如她所言,那么昨晚的那个诡异的梦是不是真的预示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呢?我现在正应了那四个字——“讳疾忌医”,所以压根儿不愿意去相信。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是个男的。问我是不是叫王阿宝。我说是,问他是谁。他沉默了片刻,说自己叫刘峰。问我有没有空,他想见我。我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挂了电话,我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这个刘峰就是姨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一想,能换换心情也是件好事。我就欣然赴约了。

见面一看,我就知道没戏。人家是西服革履,一表人才,开着一辆黑色的越野。再看我自己,头发盘得乱七八糟,上面还插了根碳水笔。上身一件白体恤,下面配了一条宽腿七分裤。脚底下趿拉着两片小布鞋。这鞋还是我高中时期买的,边儿都磨起毛了。刘峰一见我,脸上的肌肉就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看样子,对于相亲的结果,我们俩都已经心知肚明了。不过他很有修养,还是请我喝了杯咖啡。问了些过场的问题。什么工作啊,平时有什么爱好啊,喜欢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啊,之类的。说实话,我最怕问这些了。因为我这个人可以说是无聊到了极点。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爱好,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甚至连活着本身都是件无所谓的事。用我表姐的话说,我就是一个小怪物。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既没内在美又缺外在美的女人来说,真得很难嫁出去。好容易熬过了30分钟。我们草草地分了手。

赶到家的时候,已经快8点了。为了明天不迟到,我决定放下所有问题,先饱饱地睡一觉。反正现在还是2007年7月份,就算昨晚的那个梦真是个可怕的预言梦,那么离预言的奥运期间也足有一年时间呢。我又何必这么快就开始杞人忧天呢?这夜酣睡无梦。

之后的日子,我又回到了百无聊赖之中。每天上下班,月底准时领工资。偶尔听听李子的奇闻趣事和妈***长途电话打发时间。那个曾经扰我不安的梦魇也逐渐被我淡忘了。就在我几乎要将整件事情都抛到九霄云外的时候,噩梦却再度降临了。

我又一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陌生的街道上。这一次,周遭的一切更为真实。我左顾右盼。就见街道两旁都是矮趴趴的民房,很陈旧。房顶、院墙都是湿漉漉的。好像刚下过雨。我脚底下的路面也不平坦,居然是土路,而且有的地方还有积水。我诧异莫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我的记忆还算清晰,我想起上次的梦魇,就觉得眼前的这些很可能也是一场梦。于是恨恨地掐了自己一把,痛觉瞬间蹿升到了我的大脑。我一呲牙,突然想起李子说的真实世界。我低头瞧着脚底下的泥路,怎么看都是实实在在的泥巴。跺几脚还会有呱唧呱唧的声响。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默念。[我在做梦,在做梦,我要醒过来。]念了一会儿,睁开眼。本人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躺在被窝里。

我四下里看了看,街道上没有来往的行人,只有我自己,貌似也没什么危险。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不如到处走走。记得曾经有位文人写过这样一句话。“陌生的地方才有风景。”想到这儿,我仗着胆子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端详两边的房子。

这里特有的宁静、平和渐渐感染了我,令我心生欢喜,又倍感亲切。竟好像是浪子归家的感觉。看着看着,我就觉得这里莫名的熟悉,好像来过一样。猛然间,我想到了上次的梦魇。对啊,这不就是那条街道吗?只不过当时是黑天,而现在是白天。我又仔细地辨别了一番,确定身处的街道就是那晚梦到的地方。天啊,难道我又回来了?我的心底升起了一种莫名的预感。我觉得我应该看看街道尽头的那片废墟还在不在,说不定可以挽救一场可怕的灾难。

我加快了脚步,向街道尽头跑去。然而街道好像突然变得深远了,怎么跑也不见尽头。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我渐渐跑近了,心说正好可以向他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况,问问这里是哪里也好啊。可是,就当我跑近的时候,那人影缓缓地转过头来。在我看清他脸的一瞬间,惊得我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就见这个人的脸上,居然没有七窍。眼睛、嘴巴、鼻孔全部都是封死的。怎么说呢,他的脸就像是石膏脸。没有真人的眼珠、鼻孔、口腔。

我顿然止步,硬生生地定住了身子,呆呆地看向他。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么诡异的事情。在一条无人的陌生的街道上,与一个简直不能称作是活人的人相持而立。一种非常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侵入到我周身的每一个细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