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久章赋》久章宝 短篇小说 久章赋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23 12:13:03

《久章赋》久章宝 短篇小说 久章赋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久章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秣陵约 分类:短篇 主角:玄玖,夜澈

《久章赋》为秣陵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玄玖带着红莲,一路御风,半日便回了永昼山。 二人拾级而上,到了一个峭壁前,玄玖抬手一挥,石壁变成了三门石牌楼,上面雕刻这三个大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玖带着红莲,一路御风,半日便回了永昼山。

二人拾级而上,到了一个峭壁前,玄玖抬手一挥,石壁变成了三门石牌楼,上面雕刻这三个大字“擎雨渡”。

“红莲,来!”他牵着红莲。

二人脚跨进那牌楼后,便出现了一片汪洋,且这片汪洋竟是服贴在山体表面。

旁边有一无桨小舟,没有拴绳,却停的很稳妥,有些许的微风,湖面波光粼粼,很是安静祥和。

“哇,玖哥哥,这里好大呀……好神奇……”红莲睁着好奇的眼睛四处乱瞄,却也没有甩开玄玖的手乱跑。

“过了汪洋才是真正的擎雨渡,渡舟,你怕吗?”他问道。

“不怕!”

“好!”

一大一小上了舟,玄玖灵力御船而行。

他笔直地站在舟尾,慕莲则好奇的玩着水,这摸摸,那看看,倒是片刻不停。

玄玖看着红莲。

十三年前他就是这么被他师傅——‘夜澈圣君’带上擎雨渡的。只是自己当时并不若当前红莲这般的活泼,应该说他失了鱼儿之后,就再也没有活泼过了。

那一日,他失了鱼儿,失了玄莲,失了家,多了师傅和师兄,多了擎雨渡……

他掏出从红莲处得来的玄莲,摩挲着,似想起什么,目光呆滞,该是出神了……

“玖哥哥,到了到了!”红莲的喊声拉回了玄玖的思绪。

玄玖远眺,十年了,一样的渡口,一样的排排垂柳,一样的师兄弟们在练剑,不一样的是,这次久安和泰安没有在渡口迎接,身边之人不是夜澈圣君,而是孩子红莲。

小舟靠岸。

练剑的师兄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久安青君回来了,是久安师兄!”

紧接着一个个亢奋地像打了鸡血似的,围了上来。有人则急急报信去了。

“久安师兄,你可算回来了!”

玄玖面对热情的师兄弟,一个个微笑点头示意。

红莲则愣愣地看着这一群人,手紧紧牵着玄玖。

“久安师兄,你怎么带了个娃娃回来?”

“长的怪可爱的……”

一群人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玄玖只微笑着,并不回应。

此时长安及泰安听闻消息赶了过来。

“阿玖!”“师弟”二人齐齐出现。

一群人对着长安及泰安二人行礼:“泰安师兄,长安师兄。”

二人皆是与师兄弟们一样穿着白衫,只是交领处多绣着一朵满绣的粉白渐变莲花,脸上堆满笑意。

“行了,快去练剑,别借着阿玖回来偷懒!”泰安道。

师兄弟们便自行散会,回自己位置练剑去了。

“师弟,你总算回来了,若不是这一身玄衫,我都认不出你了。”长安搭着玄玖的肩膀道。

却看见玄玖手里牵着的红莲。

“哎,这娃娃哪来的?师弟,十年不见,不会是你……?”长安指着玄玖。

玄玖用吞舟压下他那不安分的手指:“路上捡的,我……我自向师父和师祖解释。”

“阿玖,无需担心,想来是有缘的,我擎雨渡本就是守护世人,这孩子既然你带得回来,师父和师祖自然是不会再赶他出去。”泰安道。

“有劳二位师兄先代为照顾,我先去拜见师父、师叔和师祖。”玄玖将红莲交到泰安手上。

“玖哥哥~”红莲目露担忧。

“红莲不怕,他们都是我的师兄,我去去便回,你乖乖他们话!”

红莲点头。

“师父可在大殿?”玄玖问二人。

“今日在,师叔去了流域星津,说是那边也出了噬魂蜻蜓!”泰安道。

玄玖点头,便往大殿而去。

夜澈正从殿内出来,一身白衫,领口及袖口绣着红莲,依旧是十年前的模样,见玄玖正赶来,便站在那恢弘的九十九级台阶上凝视着玄玖。

“师父!”玄玖一跃而起,站在比夜澈低一级的台阶上扶剑叩拜。

夜澈点头,将他拉了上来与自己一同站在平台上。

“久安十年未见了……”夜澈道。

“徒儿不孝!”

夜澈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不必再行礼:“我擎雨渡孝与敬,皆在心里,并非是日日的相见叩首。你可有寻到想寻之人?”

玄玖摇了摇头。

“凡尘万丈,寻一人如沙里寻沙,海中取针,缘到自然成,心急不得。”夜澈道。

“是,徒儿明白。”

夜澈点头,瞥见玄玖的长剑。

“久安,逐璋呢?”

“回禀师父,在垣暮镇,徒儿追查噬魂蜻蜓之时,误入食人鲶鱼的血洞,也结识了一个人,我与他一同清理了那些食人鲶鱼,逐璋便是那时候毁了,不过不知为何,那洞里出了千万根鱼骨却组了新剑,灵气充沛,徒儿取名吞舟,尚未来来得及向师父报备。”

玄玖将剑呈上。

夜澈接过剑,端详了一阵。

“你自得的灵器,无需报备。确是难得一见的灵物。”说着便将吞舟还给了玄玖。

“师父,徒儿此番回来是因为在衍溪川地界救了一个孩子,他手握我的玄莲,便是此前抢走我玄莲的那妇人之子,现下已家破人亡,徒儿擅自做主将他带回来擎雨渡,还请师父恕罪。”

“无妨,只是为师与你夜澜师叔已不再收徒,让他做了外室弟子亦是无妨的。抑或你想自己收徒?”夜澈探问道。

“徒儿不想收徒,但亦不想给师父和师兄弟添麻烦,红莲便记在徒儿门下吧。”

“红莲?”

玄玖点头。

“好!你难得回来,去长明殿拜见下你师祖,莫失了规矩!”

“是!”

玄玖再拜,转身御风而上。

长明殿依旧十分寂静,待他踏上长明界的第一脚开始,那殿门便自动开了。

玄玖跨步入殿。

夙因正打坐入定,依旧是十年前的模样,半分未变。若轮长相,看着比夜澈、夜澜也大不了许多,一身素衣道袍,绑白色红莲头带,若不是叫惯了,放在凡尘,这一声师祖是叫不出口的。

玄玖不敢打扰他神游,乖乖在一旁候着。

“你以为不开口便扰不到我了?早在你回了擎雨渡我便知晓了。”夙因睁眼开口。

“久安不该扰了师祖清修,大过!”玄玖拱手叩头。

“行了,起身吧,你唯一待在永昼山的三年都是在我长明殿度过的,怎么出去了十年,回来还是这般的规规矩矩。”夙因微笑着,将他扶起。

“师父说了……”

“就知道是你师父说的,夜澈这小东西,真是比我还固执。”

玄玖偷笑,他这师祖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当真白日不得说人,夜晚不得说鬼,刚说到他,便来了……”夙因望着殿门方向。

玄玖转身,夜澈恭恭敬敬入了殿。

“师父,六月二十八快到了,正好久安也回来了,方才收到夜澜传信,流域星津的噬魂蜻蜓已被消灭殆尽,不日便回,九年一度的谒师宴要开办了,徒儿特来请示。”

“这种事你来请示什么,自己看着办,下去!”夙因不客气的打断。

“是,是,徒儿告退!”夜澈乖乖退了下去。

“师祖……”玄玖愣愣地看着夙因。

“你知道我最烦这些的了,不然我在长明干嘛。夜澈这性子似乎生来就该执掌擎雨渡的,我乐得自在。”

玄玖窃笑:“师祖说的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