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鸾凤和鸣》穿越之鸾凤和鸣txt下载 小白文 穿越之鸾凤和鸣㚻

更新时间:2020-05-28 00:08:53

《穿越之鸾凤和鸣》穿越之鸾凤和鸣txt下载 小白文 穿越之鸾凤和鸣㚻 已完结

《穿越之鸾凤和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轻吻淡痕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祁珩,周彬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之鸾凤和鸣》是轻吻淡痕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祁珩,周彬,书中主要讲述了: 祁珩提气,纵然一跃,已飞跃到院墙之上,脚尖踩着院墙一个轻点,借力又是一纵,足足跨了七八米距离之远!他疾步飞奔,不过半刻功夫,便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祁珩提气,纵然一跃,已飞跃到院墙之上,脚尖踩着院墙一个轻点,借力又是一纵,足足跨了七八米距离之远!他疾步飞奔,不过半刻功夫,便到了停尸房。尸房里静悄悄地,仵作周彬正在验看尸身,他旁边站了个学徒模样的小厮给他举着盏油灯。光影一忽一闪,映着白粉刷糊的墙壁,惨淡淡地。这具尸体是巳时送来的,周彬还在用着膳食,就被侍卫们撞进屋子,提了他就跑,他还当是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便被扔在了尸体旁边。他仔细着翻看了一阵,要他说这根本就不用验,除了脸面全毁,一剑穿胸,刺穿心脏而亡,一目了然!

祁珩站在一旁看着他捣鼓了一阵,门外传来急促的步伐。衙役急冲冲地追着祁珩而入,讨好地作了一揖,堆上满脸谄笑,“祁公子前来,荣幸之至,荣幸之至!”仵作周彬听他说完,转头瞅了他一眼,又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衙役见祁珩专注地盯着周彬验尸,忙上前几步,喝骂道:“看什么看!还不仔细着验!公子大人在等着呢!”

祁珩拨开覆于尸体面部斑斑血迹的白布,只一眼,衙役倒抽一口凉气,转了脸不敢再看。那张脸自脖子以上,伤痕累累,一叠一纵,交错得密密麻麻,一看便知是为人故意损其容貌,让人无法辨识。周彬在徒弟的帮助下,把尸体翻了个身,目测完伤口透过后背的宽度,又让学徒记下。这时,祁珩拨了拨尸首的后脑勺,周彬睨到,轻蔑地嗤笑一声,说道:“他是死于当胸一剑,头部虽受了些伤,并不致命。”

“这是卿云郡主府上的公子大人!还不快给大人赔罪!”一直缩在角落里不敢正眼看向尸体的衙役喝向周彬,又对祁珩讨好地谄笑,“大人勿罪,大人勿罪!”祁珩没有理他,团抱着手臂,一手在下巴上抚了抚,问周彬:“他的脸是死后所伤?”这时,周彬才收了那鄙夷的目光,略微打量着他,说道:“是!此人面部受创很多,但伤口均未有凝血,创口皮肉并未外翻。”人死之前,血液循环流动,若是受伤,伤口皮肉会向外翻起,血液会在创口凝固起来,也就是血小板起的修复外创作用,而死后再造成的创口,则相对干净许多,也不会有外翻度很高的皮肉。这也是此人脸上伤口众多的原因,如此才能彻底毁掉面容。

听他说完,祁珩放下双手,转身即走。衙役见状,赶快跟着追了出去,一边跌跌撞撞地追人,一边嚷道:“小人送公子大人!小人送公子大人!”

---------偶是一条浓黑的分割线,不CJ也不YD----------

流光尙沉溺在思绪当中,宫里传来了旨意,“传皇上旨,召卿云郡主未时入宫赐膳。”传旨的是皇帝跟前的首领太监郑天翔,这位郑内监捏着嗓子嚎完那么一句儿,便蹙了腰屁颠屁颠地跟她行礼讨赏。“郡主身子骨可大好了?陛下可紧着您了!这不,府上刚遣人来报了消息,陛下就让奴才来送旨了!”一脸子的笑,这太监也不老,三十岁左右年纪,脸色又点儿白,眉清目秀的,可他这一弯腰,一谄笑,惊得流光全身愣是打了一个冷战。伸手接过曼箐呈上的荷包,转手递给了郑内监。荷包很有点儿沉,这个郑内监是皇帝跟前时候的,四品的首领太监,品级可不低了,太监的品级最高也就四品,肯定是个红人。“奴才谢过郡主!”

“不必客气。你回了陛下,晚些我就进宫。”流光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太监,刚才被他一个激灵,现在也提不起兴趣跟他寒暄,便想送客。“我尚需沐浴更衣,就不送内监了。”

郑内监见惯了大场面的,岂能不知流光的意思,一边嘴里说着“哪儿能劳郡主相送”,“不敢,不敢!”一边领着带来的人退出府去。

送走了郑天翔,流光长长地嘘了口气,这时,见门口一个俊身姿迈入,祁珩迎面而入。

“怎么样?”也不等他行礼,便问道。

“如郡主所料,不是。”周围人多,恐隔墙有耳,他的意思是,那具尸体确实不是那个真正的隐卫。两人前后脚一起回到漫苑,流光示意祁珩接着说下去,他道:“尸房的尸体是在死后被人毁容,已无法辨识真容。但死者后首少了一个指大的僵巴儿,那是他与兄弟们玩闹时不慎扯掉了小撮头发连着头皮留下的。”

那么说,这个隐卫,极有可能在暴露之时,已被人用易容术更替调了包。他要么被擒,要么已被杀害。死了的可能性最大,毕竟皇族训练的隐卫,必须有绝对的忠诚,拿住活的能拗开嘴的可能不大,以宁塬现在的处境,行事起来畏首畏尾,担忧被抓住把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杀掉反而是最安全的。用他的人易容成隐卫,放到祁珩手下,一是探得的消息更多,二是掩饰他们的行事。祁珩回府已无法阻止,那么杀人灭口,便成了最好的方法。即便我知道了尸体不是真正的那个隐卫,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和他们扯上关系。

“知道了。”流光觉得好累,还要打起精神应付入宫之事,只得交代祁珩,“你回苑里休息吧。近来如有事情,交给下面去办,你就不要出府了。”他在驿馆已显身过一次,应该也是那一次,被宁塬林行坦他们抓住了小辫子,安排了这么一场大戏。如今的情况,他还是留在府里韬光养晦避避风头的好,等宁塬回了西凃再行打算。

“是,祁珩遵命。”他回了府也就改了公子们的称谓,自称名字,行礼退了下去。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