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云起风隐时》网易云起风了热评 Basher 云起风隐时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06 00:06:45

《云起风隐时》网易云起风了热评 Basher 云起风隐时免费阅读 连载中

《云起风隐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吃风云上月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柳土,端木府

独家完整版小说《云起风隐时》是吃风云上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土,端木府,书中主要讲述了: 如果说端木府是凤枝城极文雅之地,那么位于凤枝城偏东的长乐街便是它的反面。与寻常风流场所不同的是,此处多了几分风雅,姑娘们大多只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端木府是凤枝城极文雅之地,那么位于凤枝城偏东的长乐街便是它的反面。与寻常风流场所不同的是,此处多了几分风雅,姑娘们大多只卖艺。

各家花楼的牌子们大多有一技之长,琴棋书画,并不输一些江湖闻名的风流才子。

也正因如此,长乐街天下闻名。若是什么大人物去了别的花楼,世人只说他不知廉耻,可若去的是长乐街,能在那里得一位花魁姑娘的青睐,不仅不会遭人诟病,甚至还能挣得才名。

这江湖上有名的风流士子,大多都滚过这风尘十里。

按理说这样的地方竞争应该十分激烈,但长乐街却与别处不同,里边的花楼虽互有竞争,却十分和气。什么时候这里的姑娘不得空,也可从旁边的楼里借上一两位来充场子。各位姑娘也都情同姐妹。

究其原因,却极少有人知道:这整条牵动半个文人界的长乐街,却都为一人执掌。

夜色蔓延,正是长乐街热闹之时。在满目灯火的街道尽头,却立着一座有些不合时宜的冷清宅院。

宅院不大,却颇为精巧,山水布局、花草虫鱼,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但与端庄典雅的端木府不同,此处花香浓郁、亭有粉帐,一看就是女子居所。

临水楼阁之上,一女子正席地抚琴。她面庞柔和,眉眼温隽,琴音却有如塞外黄沙寒冰,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杀伐和果决。这样的声音,在这长乐街,着实罕见。

女子穿着纯白的薄纱舞裙,抬手间,手臂上隐约露出了一条狰狞的伤疤。忽然她抚琴的手顿住,然后抬起头对着凭空出现在楼阁之上的两人笑得意味不明。

鬼金不客气地往女子身前一坐,正想抬手给自己倒杯茶,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支吾道:“这……不会是阁主的?”

女子见她停下,有些可惜般叹了口气:“你总是聪明得不是时候。”

鬼金立马爬起来离那桌子三尺远,不能怪她反应过激,天知道她被那种茶折磨得多么生不如死。

她至今记得第一次喝鬼泣茶的时候,她被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还被无良主子派到遍地荒漠的燕州去探查情报,结果差点被某个部落酋长强娶回家……

鬼金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柳土却没什么其他反应,反而对着那女子行了一礼。

后者点点头,从茶壶底下拿出两块饼状茶叶,不大,只有拇指大小。她将两块茶饼分别放入两个茶杯中,然后倒水沏茶一气呵成。

“哎呀这么怕?放心,今日的茶我加了些许上好的白糖,保证味道不差。”她笑眯眯地将茶推到二人面前。

“.…..”正常的茶需要加糖吗喂!

虽说心中万般不愿,鬼金还是哆哆嗦嗦地把茶端过来,看着那一点都不清澈透亮,绿糊糊一团的不明物体,感觉已经生无可恋。

这个时候,柳土这种一根筋的人就无比让人羡慕,他端起茶一饮而尽,面具下还发出了些许振奋的声音。

“柳土真乖。”女子赞扬道,她又转向鬼金,表情变得戏谑:“你再磨蹭,等会误了阁主的事,到时候……可就不止‘一杯’这么简单哦。”

鬼金咬牙:“张月,你狠!”她一闭眼,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那种滑溜溜又有些黏糊的东西经过她的喉咙,不知是苦是辣还是甜的味道在嘴里炸开,炸得她有些头晕。

张月满足地看完鬼金视死如归的全过程,心情十分舒畅。不过她也没忘了正事,双手撑着下巴问:“阁主怎么说?”

鬼金艰难地给柳土使了个眼色,后者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好的纸条递给张月。鬼金道:“找到这两个人,盯着。另外关注一下青州珍木县的情况,阁主怀疑那里可能不简单。”

张月接过纸条,仔细看完内容,才将其毁去。

“行了,我们得先回端木府。”

见张月收下纸条,鬼金脸色苍白地站起来,觉得今夜实在是太过漫长。柳土仍是乖巧地对着张月行了一礼,然后才随着鬼金消失在夜色中。

待两人离开后,张月招招手,从暗处走上来一位舞女,也是明艳非常,只是脸上满是恭敬。她小心地凑到张月耳旁,听了一段消息,然后离开。

这段消息将一层一层以一种秘密的方式往下传,然后成为长乐街每一位美貌姑娘的秘密任务,她们温柔的手臂将成为紧密的网,把主人想要的东西送到她面前。

端木府。

叶不平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万万没想到云左居然真的有意中人。

“他是什么样的人?”

云左却是不准备再回答她,她对叶不平道:“不告诉你,不过,若是你以后也有了意中人,我倒是可以与你交换哦。”

叶不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末了她又问:“那端木姐姐该很难过吧?”

云左摇摇头,端木的曲子,她自然明白是何意思。只是她懂,端木自己却并不一定懂。她勾起嘴角,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她不一定喜欢我,只是喜欢一个可以反抗的借口而已。”

叶不平恍然:“所以那时候云姐姐才生气了吗?”

云左的眼睛微微睁大,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意外:“你看出来了?不过说不上生气,只是觉得有点可悲。”

她站起身,不想再说下去,于是对叶不平道:“行了,快去休息吧,明日才最精彩,你不是还要去见州牧大人吗?”

小姑娘虽然还有疑惑,不过分寸还是有的,只好跟着云左进了屋。

而在两人进屋后,一个人影从大门附近的假山走出来,正是之前跟在端木疏身后的小厮。

他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而悄悄地退出小院,拐过石子小路,来到府中较偏僻的一棵大树下。那里已有一个人正在等他。

“少爷,他们已经歇下了。”

那人从阴影中走出,正是端木岑。他闻言自信一笑,眼底的阴霾更盛:“好,庆平你可以回去了。”

庆平正准备退下,端木岑突然又叫住了他:“药,给我姐吃了吗?”

庆平身子一抖,他下意识地摸上胸口,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我……还没找到机会。”

端木岑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哦?希望是这样,你可别忘了,这些年来我姐身体底子越来越弱,可跟你……脱不了干系,现在想脱身,不可能!”

庆平抖得更加厉害,他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见血也不知。

“我会听少爷的,只是您答应我的,一切结束后,会让我……带着小姐离开。”

“放心,等我接任家主之位,”端木岑目光阴狠,笑容危险:“我自然不会再留她在端木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