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逐云琚》逐云客 在线阅读 逐云琚MB

更新时间:2020-08-08 16:02:47

《逐云琚》逐云客 在线阅读 逐云琚MB 已完结

《逐云琚》

来源: 作者:折烟 分类:玄幻 主角:秦天,韩亦真

主角叫秦天,韩亦真的小说是《逐云琚》,它的作者是折烟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阿猫阿狗总是喜欢粘着我?虽然动物是很可爱啦,但是每次被一群包围总感觉自己像是它们的猎物一样……”秦天垂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阿猫阿狗总是喜欢粘着我?虽然动物是很可爱啦,但是每次被一群包围总感觉自己像是它们的猎物一样……”秦天垂头丧气地扶着一棵树坐下,四周观望了下确定没有什么东西追过来,终于松了口气,躺下身来,“这下和欺风也走散了,还想问问下个月初八祭刃的事呢……”

懒懒地翻了个身,也不知道小韵怎么样了,那天晚上回来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唉,真麻烦……到底该不该和她说清楚呢?又能怎么说呢?男子心烦意乱,扯过一朵花,当真开始数花瓣。“想不到我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还要做这种婆婆妈***事情……”

“爱她,不爱她,爱……”秦天一边拔花瓣一边暗自祈祷欺风不要突然出现事实上,那笑颜男子此刻才没有闲情云家二公子正闭目养神顺便回想了下那日沉渊掌门的一番话话,也就是他老子的训子语录罢:

“风儿,你也年纪不小了,是该可以独当一面了。”沉渊云无涯掌门虽然年岁已高,却依然精神矍铄,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沉渊长者风范,“你的天赋很高,习武修真也算勤快……很快爹就没什么能教你的了。若是高兴,便去向四长老再请教请教。”

“爹。”云欺风向他一行礼,“风儿自知努力还不够,以后一定会注意,只是……”

“怎么?”云无涯微微一笑,自家儿子的心思做老子的怎会不知?“你是不是想说我教你哥哥的几招还没有教你?”

“风儿不敢!”

云无涯轻扶胡须,花白的胡须下分明是带着笑意的嘴角,“风儿啊,不要怪爹偏心啊,只是爹教你哥哥的那些东西却并不适合你……胜雷他天性稳重,适合按部就班修习修仙之道,可你不一样,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若真的像教你哥哥那样教你,估计你也会把学来的东西用在烧天辰长老的灵芝园这类事上……”

云欺风不禁脸色一变,惨了!

“爹,风儿知错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罢了罢了,年少不懂事……等你完成祭刃取得合手兵刃,爹再送你一件宝贝,如何?”云无涯摆摆手,心中暗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想当年我也烧过天辰的灵芝园,可那老儿至今还不知道是谁干的。

“多谢爹爹!那……那我走了……”这种情况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以后,就不要再在我面前装正经了,这些个礼节能省则省,看着我都嫌烦……”“唉?”身形修长的男子傻眼,“装正经?”我本来就很正经好不好,难道你要你儿子在你面前不正经?

“恩。”云掌门清了清嗓子,故意背过身去,有意无意地说,“天辰长老已经将灵芝种到了沉星峰半山腰……”

聪明如云欺风,嘴角轻轻一勾,立刻就明白其中的意思,暗骂老滑头其实对于他来说,天辰长老的灵芝园也没什么好烧的,只是平日看不惯他耀武扬威欺负沉渊弟子,常常训斥秦天,所以才想小小报复他一下。说实在话,作为后辈,他心里对四位长老还是很尊敬的沉渊四大长老分别是:掌管采药制药的天辰长老,负责铸造兵刃的道辰长老,修书藏典的酬辰长老和教导弟子礼乐书画的勤辰长老。

自家老头子也是个不正经的家伙呢!当年祖师云上逐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他做了这修真大派的掌门?又一想,下任掌门的人选却也早早有的定数,正是自家兄长云胜雷。敢情说,修真界这年头流行玩世袭?

“不爱她,爱她……爱……还是不爱?糟了,数岔了……”秦天懊恼地丢掉伤痕累累的小花,抓起头发,“要是欺风在就好了,他脑子好,肯定不会出错的……”

“啪”没有预兆的,什么东西不偏不倚正好掉落在他头上,秦天一头黑线,“不至于吧,这么背,鸟都不放过我……还要在我头上拉屎!”伸手一摸,却发现是吃剩的栗子壳,“啊,这年头鸟都改吃栗子了,还会剥壳?咳咳,沉渊怎么还不改善伙食啊?”

“哼,那是本小姐吃的栗子壳!真笨!”清脆的女声响起,“你这情窦初开的臭小子少妄加评论了!”秦天循声抬头望去,这才发现树上有人这沉渊山上的古树枝叶茂盛,树干遒劲,隐身其中还真不太容易发现。“喂,我是秦天,你是哪位师尊门下的弟子啊?”看不太清楚来着的样貌,但能爬上这么高的树,想必也是有来头的人。

“我才不屑于做你们沉渊的弟子呢!”少女纵身跃下,轻盈着地。秦天这才得以看清眼前的女子:约摸十七八岁的外表不过这修真之人,具体年龄就不好说了;身着红褐色短衣劲装,右手肘部绑一红绸,随风招摇;栗色长发绑成辫子在两肩垂下,显得活泼干练;这女子生的俊俏,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睫毛浓密,细看连眼睛竟也是金褐色;腰间挂一雕花小包,鼓鼓囊囊,恐怕装得就是刚才吃的栗子。

秦天忽然有种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感觉。

“好你个沉渊小弟子,白天不好好练功,躲到后山的林子里思春,我要去告诉你们掌门,看他怎么教训你!”

果然!

“谁……谁思春了!你……你都看……看见什么了!”秦天结结巴巴,“喂,你不要乱说啊!”

褐衣少女脸上露出狡黠的神色,“我看见有个呆子在树下拿一朵小花书花瓣,口中念念有词……这不是思春是什么!”说罢,双手抱与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你叫秦天是吧,我会如实告诉你们云掌门的。”

秦天气得咬牙,却又不敢冒失。虽说她看上去年纪不大,那万一要是得道之人又修了个什么驻颜术吧自己弄得年轻,自己得罪了可就没命了!该死,这时候偏偏锦囊云欺风又不在,“你,那你想怎么样?还有,你到底是谁?”

那人又凑近了一步,吓得秦天连连后退,“要求很简单,我栗子快吃完了,赶快去给我再弄一斤来,记住,要糖渍的!至于我是谁嘛,听好,我是凝冰谷的大小姐韩亦真!”

“你是凝冰谷的?难怪感觉没见过你!”秦天稍稍放松了点,心中暗喜,不是什么大人物大小姐?有这样的大小姐?出门没有跟班,还往树上爬?吃了栗子还用壳砸人?现在的修真界哦,是个女的就敢称自己为大小姐!你认识云掌门,鬼才相信呢!听欺风说过,最近凝冰谷的人要来,没想到还真给自己遇到了,还是个“极品”。

“你怎么还不去?没听到我叫你嘛!”自称韩亦真的少女挑起了眉毛,一脸怒容。

“好啦好啦,不就一斤栗子嘛!哥哥改天请你吃,今天我还有事,不陪你玩了啊!”秦天打着哈哈,转身欲走。

“站住,难道这就是你们沉渊派的待客之道么?”韩亦真瞬身来到他的面前,顿时秦天感觉到脖子一凉,低头一看才发现一支透着寒光的短刃正架在自己脖子上。怎么凝冰谷的人居然这么难缠?为了吃栗子至于动手么?还是说,都是妖性难改?

“韩大小姐啊!”秦天哭丧着着脸,“你看看,你是凝冰谷韩家的大小姐,而我呢,是这沉渊派秦家的大少爷……大小姐不能为难有急事的大少爷对不对?要不这样,我知道你们来是为了祭刃一事,等正事办完,我保证请你去我那里一聚。到时候别说一斤糖栗子,十斤,一百斤我也给你双手奉上!怎么样?”

“你是什么……大少爷?”少女收回手中兵器,低头若有所思,“我怎么没听说沉渊派有这么个秦家?”

秦松老头说起来就像是沉渊派云掌门的管家,功夫也就中上成,又没什么家世,自然不成气候,你听说过那才奇怪了秦天暗自嘀咕,这女娃也太在乎什么家世了吧?不是说修真之人淡薄名利么?她这么世俗,修为一定不算高。“我还有个妹妹,和你一样……也……也是个大小姐,我们不打不相识,哪天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你这样……也算是个少爷?”韩亦真鄙夷地打量着衣衫“朴实”的秦天,有些怀疑。

“切,你那样都是个大小姐了,我,我这样怎么就不能是少爷啦!”秦天回敬回去,势利,实在是太势利了!势利到天地共怒,人神共愤!

“我……”她哑然,小脸涨的通红。平日里风风火火惯了,华贵的衣裳果断是不适合自己的,没想到出了自家大门,连这沉渊的无名小卒也要欺负到自己头上来!

秦天就这么定定看着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神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