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别歌》别歌金英羽 忠犬攻 别歌LOLI控

更新时间:2019-08-27 07:22:03

《别歌》别歌金英羽 忠犬攻 别歌LOLI控 已完结

《别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金英羽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上官默,良驹

《别歌》是金英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别歌》精彩章节节选: “美人,这是你的马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美人,这马多少银子买的?它叫什么名字?” “美人,我们走了,你的屋子怎么办?没人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人,这是你的马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美人,这马多少银子买的?它叫什么名字?”

“美人,我们走了,你的屋子怎么办?没人住的话会不会变成荒芜一片?”

“美人,我们这是去哪里呢?有目的地吗?”

渐渐地,小屋、花海都远离了视线范围。这河水声似乎在哪里听过,这树林子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条山道似乎也在什么时候走过。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觉得似曾相识,不正是我坠崖前所在的泌阳岭吗?等美人牵着马走到了这条岔路口,路口旁立在木牌上大大的“泌阳岭”三个字,让我想不承认现在所在何处都难。

原来,我一直都在崖底。我原本以为我是坠崖后顺水而下,被美人救起的。我原本以为我已经离泌阳岭、离上官家很远很远了。原来,我一直都在那么近的地方。破灭!本以为就算美人要送我回家,一路上还有的是时间让我想出继续赖上他的理由,可是现在,希望彻底的破灭!

“美人,呃,这里原来是泌阳岭喔,呵呵。我就是在这附近摔下去的,真没想到原来那么近,好巧,呵呵。”

既是泌阳岭,又有谁人不知上官首富家有唯一的独女上官默儿?又有谁人不知京城第一姬家未来的孙媳妇上官默儿?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他我叫上官默儿了,真是悔不当初啊。这下可好,难道我真的只有乖乖打道回府,乖乖嫁人的份儿了吗?对美人耍赖皮,会有用吗?

“想去哪儿?”

“呃,什么?”

“想去哪儿?”

又问了一遍,见我还是不太明白。

“你决定。”

“我决定?”

没听错吧?没眼花吧?我是不是看见那斗笠上下点了点?

“去……那边,好不……好?”

我试探性地指着与进入泌阳县完全相反的那条路,不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藏在黑纱斗笠下的眼深深地注视着我,我也紧张万分的注视着黑纱。就在我觉得自己瞪眼瞪到眼泪都快飙出来的时候,美人翩然落在了马背上,把我搂在胸怀中,马儿一声长嘶,扬起四蹄,如离弦的箭般,向着我所希望的方向飞驰而去。

哇塞,根本就是风驰电掣嘛。果然是匹千里良驹,一定值很多的钱。

“它叫雷冥。”

呼啸而过的风里,传来美人淡淡的话语。我的心,雀跃不已。此刻起,我自由了!好山好水,我来了!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这儿也香香,那儿也香香,花儿也香香啊,风儿也香香。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胡乱哼着以前看过的某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里的歌曲,映衬我现在游山玩水的好心情,倒也十分贴切。此时,我靠着美人厚实的胸膛,一边舔着出城前耍赖到手的冰糖葫芦,一边惬意地享受这城郊林荫道两旁的美丽风光。座下的马儿似乎也感染着我的欢乐,步子迈得越发轻快。

“小冥冥,你不要扭来扭去的,把我都颠晕了,亏你还是神驹,路都不会走呀?”

“嗤、嗤。”

马鼻孔里发出两声抗议,倒也放慢了前行的脚步。

多日下来,我终于确定,这匹马绝对是匹超级有灵性的神马,要不是一再向美人确认过,我绝对不会怀疑它是一匹正在修行中的精怪。一路上常常故意出言刺激它脆弱的心灵,再看它无奈的投降,不知不觉间,我倒忘记了它只是一头畜牲,反而把它当成了可以调侃打击的好朋友,为我漫漫的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马儿啊,马儿,你可别怨我处处欺负你。谁叫你的主人是个怎么逗也没反应的超级大冰山呢。

我嘻嘻嘻笑得更开心,见雷冥又一次屈服于我的淫威之下,更觉得得意万分。

“美人,我们接下来是要去哪里呢?”

身后的人没有反应。

“美人,虽然天气都转凉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好热喔。现在荒郊野外的,你可以把斗笠取掉嘛。反正也没人。”

“不会。”

不会热,不用取?

我真佩服自己,理解能力日益精进。不知道世界上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听明白美人的两字箴言。

“不是我说你,美人,你能不能多说两句话呀,惜字如金用在你身上一点也不过分耶。虽然以我超强的理解能力,听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绝对是没问题,可是,别人都听不懂呀。而且,我都自言自语,好无聊喔。而且,你的声音好好听呢,让我多听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小冥冥,你说是不是?”

“嗤。”

马鼻子里喷出气来,也赞同我的意见。

“你看,小冥冥也这么觉得。”

“它是马。”

“我知道它是马呀。可是它真的好厉害,简直就是神马。美人,你还没有告诉我它到底值多少银子?”

“小冥冥,你走稳啦,我又没有说要把你卖掉,我只是好奇你的身价。身价越高代表你越宝贵,懂不懂?激动什么。”

离泌阳县越来越遥远了。一路走着,我的话多到连自己都觉得有点烦的地步,仿佛要一口气把五年未说的话全部补回来。往往我说十句,才能得到美人一句回应,但是,我就是喜欢在他面前说话,从东说到西,从南说到北,我奇怪的认定,我说过的每句话,这个绝色倾城的美人都会一字不漏的记进心里;我说的话再奇怪,他也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毫无根据的,我就是这样认定着。

“我们是去国都吗?那里是不是比刚刚呆过的济城更繁华热闹?我们要在那里呆多久?”

“养好你的身体为止。睡吧。”

出城不过两个时辰,我麻雀般聒噪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有气无力地问完最后一个问题,我听话得将全身重量交付于身后一直护着我的美人,靠进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还未吃完的糖葫芦也悄悄滑出了我的掌心,掉落在泥地上。

我睡着了,没有看见黑纱斗笠下,美人那张忧虑重重的脸。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