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吾家娇女 傲娇受 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直人

更新时间:2021-02-04 18:01:24

《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吾家娇女 傲娇受 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直人 连载中

《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

来源: 作者:汐沨佳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袁毅,兰苑

汐沨佳艺新书《绝色娇女:宫主,你别跑!》由汐沨佳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袁毅,兰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而怡兰苑的另一个阁楼里,正发生着这样啼笑皆非的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怡兰苑的另一个阁楼里,正发生着这样啼笑皆非的一幕,主人公是号称“风流七子”中游舒寅,此刻正卖力的轻吻着身下的美人,奈何那男性着的标志物,却不像主人那样兴致勃勃,此时它如那娇艳的花儿被晒伤了一样焉焉的,就是立不起来。看着身下等待他的宠幸的姑娘,却不能一展男人的雄风,真让他欲哭无泪。待他准备起身,那身下的姑娘却不乐意了,她伸手展开双臂急切地搂着他道:“公子,奴家想死了你了!快来啊!”

游舒寅闻言额头微微渗出了细汗,略微有些尴尬,然后强撑又上那姑娘的身:“美人,来咱们继续!继续!”说完吻上了美人的脖颈。但是一刻钟后,那个地方还是立不起来。

身下的美人这回发现他的异常,于是就问道:“公子你这是?可是嫌弃奴家?”

游舒寅额头上的细汗一滴滴地往下落,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道:“美人,今日本公子无意与你鸳鸯戏水,今后你的场子我包了,改日再来与你作乐,本公子先走一步!”说完穿好衣服,慌不择路地离开了。

床上的美人看着游舒寅匆匆离去的背影,呆愣了片刻后反映过来,顿时捧腹大笑。

从怡兰苑出来,游舒寅就一直有些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想与那姑娘欢好,为什么就是立不起来呢,脑中还不停想着岚一楼的莺娘,真是着魔了。

游舒寅甩了甩头,看到小厮二宝正疑惑地看着他,于是他突然兴起朝他问道:“二宝,你说我为什么在宠幸美人的时候,想着岚一楼的莺娘呢?真是扫兴!”

二宝笑嘻嘻的道:“公子,想知道为什么,你去找岚一楼那莺娘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说的对,我得找她试试去,走现在就去!跟上二宝!”游舒寅说完就没了刚才那种失落感,转脸就兴高采烈地朝岚一楼去了。

次日一早,袁毅就派人到怡兰苑将那玉珠赎了去,让人将她安置在京城南郊的一个私人别院里。

他做这一举动好似极为低调,但却让关注他的各路人马,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玉珠被赎回来的第三日,整个坊间都在传言,京城有名的风流王爷,骤然赎了一位烟花女子,瑰姿艳逸、软玉温香,美得不可方物,袁毅对其极为宠爱。

据说他每日都会去别院,夜会佳人。

据说朝堂之上,御史弹劾的折子,每日三封递给文帝,文帝把他叫过去训斥了一通,他却依然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据说太子殿下看他如此荒唐,好心好意劝了几句,他却给人甩了脸子。

据说那女子原是扬州女子,因父亲进了冤狱,才被本家叔叔卖入了这千里之外的青楼。靖王袁毅得知此事后,二话不说,就派人给这女子的父亲平了反,恢复了他原有的荣耀。

据说明年将嫁入靖王府的新王妃,听闻袁毅此举非常震怒,跑到王府大吵大闹了半日,却连那女子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袁毅遣人送回了文远侯府。

总之坊间传言得出了个结论:那就是一向风流的靖王殿下,情窦初开了,看上了那女子,所以才甘愿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而传言中的女子却只是在别院里学着如何管理袁毅这产业,对外界的这一切,毫不自知。只知道靖王殿下得知父亲是含冤入的狱后,就派人到扬州给父亲平了反,家族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这还是袁毅派他的得力属下青离特意过来告诉她的。对此玉珠很感激,她感到非常兴奋,她觉得自己真是遇到贵人了,才会有这样好的事落在自己身上,这只能证明一点,她心想,只有靖王殿下看上她,才会有如此举动,想到这里她那娇美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羞涩的笑。这几日,她在别院做事极为认真,袁毅每晚都会来指导她做事,这无疑又给她添了点兴奋剂。

总之她就这样在别院里待了整整三个月,才被袁毅带出了门,说是要去参加什么梅花宴。

而自怡兰苑之后,袁毅再也没有去过岚一楼,只是让人通知了春娘,让人好生照顾思殃,春娘闻言没有多问,还是保持她那一贯恭敬模样,认真执行着袁毅的命令,对思殃极好,隔三差五就送去关怀。

怡兰苑后的三日一早,思殃正抚弄着琴弦弹着袁毅最爱听的那一首《醉江南》,不一会儿小语进来就告知了她,近日靖王袁毅在怡兰苑赎了一位姑娘,相貌极美,极有才情。思殃闻言呆愣了片刻,手不自然地弹断了一根琴弦,顿时眼泪再也止不住,整整伤心了一天。第二天醒来后似变了一个人,仿佛从昨天的事从未发生一样,神色极为正常,平时呆坐在窗前看看汴梁城的风景的她,今日转变了画风,兴高采烈地拉着小语练习起了书法,一时兴奋间,还非要让小语,到街上的书铺里买一些名家的书法,说是要好好练习书法修身养性。而她那把摇光琴,自那日琴弦断裂之后,她就再也没碰过了,也未找人修缮过。小语看着这样的思殃甚是心疼,却又不知道怎么劝才好,同时她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靖王殿下也太不靠谱,这才过了多久,转眼间新人就变成了旧人了。

思殃就这样整整过了三个月,每天练习书法,字倒是精进了不少,但做这些却从未填满自己内心的空洞感,自己倒是越来越不知道这活着的意义了。

在这期间岚一楼的瑟瑟姑娘见她骤然失势,几番前来羞辱、挑衅,有一次还带了银针,准备朝双手刺去,幸好春娘来得及时,才免去了一难。但被她这么一弄,思殃很不解,她与这瑟瑟姑娘,远日无冤,今日无仇的,她为何要如此针对她呢?于是她带着疑惑朝身旁的丫鬟小语问了问,待小语解释一番后,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又是一位旧人啊!一个被情郎伤害的旧人!想到这里思殃不由得惨淡一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