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凝香传》凝香劫第二部 BL 凝香传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21-05-01 12:02:14

《凝香传》凝香劫第二部 BL 凝香传全文章节 连载中

《凝香传》

来源: 作者:锦小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萧天,林碧凝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凝香传》的小说,是作者锦小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竹林的石桌上已经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的菜肴,有月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竹林的石桌上已经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的菜肴,有月饼、清蒸螃蟹、红烧肉、糖醋鱼、鲜虾酿豆腐、桂花山药、五香花生,红泥小火炉里还温着黄酒,林碧凝不由问道:“这么些菜哪弄的?”她还以为只是啃啃月饼、吃吃水果、喝喝茶呢。

林长儒得意地笑道:“有师父在,弄些菜肴进府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些都是山石斋烧的,本来想要佛跳墙的,但是每天的例份早订完了,只能作罢。”

“快坐下吧。”萧天笑咳嗽一声,这话说的好像他是专门偷鸡摸狗的惯犯似的。

如雾忙上前将问青妙拿的夹棉锦垫铺在石凳上,林长儒挥手道:“今儿中秋,青妙他们弄了些吃的开了一桌,你也去凑凑热闹。”

如雾怕有人过来,迟疑道:“我在林子入口守着吧,有人进来也好通知你们一声。”

林长儒推着她往外走:“你自与他们去玩吧,有我师父在,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如雾还是不放心,看着林碧凝喊道:“小姐……”

林碧凝笑道:“就听少爷的话去吧。”如雾这才听话离开,怕自家小姐冷把斗篷给她留下。

林长儒给每个人倒上酒,举杯道:“能认识师父我很开心,这是我拜师后的第一个中秋,希望以后每年中秋都能和师父一起过。我这个哥哥老是不称职,总让妹妹你替我担心,这杯酒也敬妹妹,聊表心意。”

林碧凝举起酒杯笑道:“为我们有缘成为亲人干杯!”

“为我们的缘分干杯。”萧天笑道,受伤倒在林府被林长儒救,又收他为徒,认识林碧凝,让原本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相识,可不就是缘分么。

三人碰过杯一饮而尽,相视一笑,好不痛快!

在此刻他们抛却食不言的规矩,萧天笑给他们讲自己闯荡江湖的事迹,林长儒说些学堂里的趣事,林碧凝则将书中记载的有关中秋的好玩之事说与他们听。明月当空,竹林清幽,好友一起品佳肴饮美酒畅所欲言,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喝到兴起,林长儒折了一根竹子,去叶为剑,潇潇洒洒地舞起来,林碧凝击掌吟唱道:“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一人舞剑一人浅唱,这一幕何曾相似,萧天笑眯着眼似要望到过去,自嘲一笑,又斟了一杯酒,对月遥举,轻声道:“中秋快乐。”一口饮尽,又摇头一笑,怎么连他也变得痴傻起来。

林长儒收了竹子,兴冲冲问萧天笑他舞的如何,见对方呆呆没有反应,便晃了他一下:“师父,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见他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怕他追问,想起之前的一个疑问,开口说,“只是对一件事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什么?”林长儒道,林碧凝也望向萧天笑。

“在你们府上许久,赵太太也见过几回,我猜她不是你二人的亲生母亲,只是府中又不见其他人,所以有些好奇。”萧天笑起初也怀疑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但后来发现事实应该不是如此。

兄妹俩对视一眼,相互点头,林碧凝便回道:“萧大侠是哥哥的师父,不是外人,也没什么不方便讲的。萧大侠猜的不错,太太确实不是我们兄妹的亲生母亲。只是我们的生母到底是谁,我们也不知道,这在林府是个禁忌,家父和家祖母从来不许我们提起。”

“不应该啊,家中总有老仆知道当年的事。”萧天笑还以为他们是林温良从外面抱回来的私生子,没想到事情更加复杂。

林碧凝摇头道:“林家的祖籍在珑宣城,在我们出生没多久就举家迁到上都,府里的下人都是后来买的。我以前也问过家父,但他总是决口不提生母的事。”

“那没有其他线索吗?”

“我以前在书房找到过一个女子的画像,虽没标明身份,但我有预感她就是我们的生母,但可惜后来那幅画就不见了。”林长儒道。

“还有一件每年生辰时发生的怪事。”林碧凝接着说,“大概是八岁起,生辰的那天早上,我和哥哥都会收到一个普通木盒,里面装了银票和各色礼物。但至于那盒子怎么来的,就不知道了。想是专门有人为我们准备的生辰礼,我们怀疑是生母或者认识的人送的。”所以林长儒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并非是林温良私下补贴,林碧凝给如雾父亲治病以及给徐嬷嬷的银子也非平日积攒。

“没有惊动府中的护卫,也没有惊动你们,那应该是武功高强之人。”萧天笑摸着胡子思考,“光这些线索实在没什么用,你们母亲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吗?”

林碧凝想起自懂事时就挂在脖子上的玉玦,背过身解开结扣,拉着红绳将它取下,递给萧天笑,道:“这半边玉玦不知道谁人给的,但记事时一直佩戴在身。哥哥也有半边,之前应当是一块的。”说话间,林长儒也将自己的半边取下递过去。

萧天笑把两个半边拼在一起,确实能合上,月光下玉玦上的花纹一清二楚,林长儒的半边是云纹,林碧凝那半边是个月亮,越看越眼熟,不禁喃喃道:“奇怪,我好像在哪见过。”

“在哪里?”兄妹二人忙激动道。

“我肯定见过,但是具体在哪里见过就不记得了。”萧天笑想了半天也没有记起来,见对面俩人有些失望,忙道,“你们是在珑宣城出生的,去那里一定可以找到你们生母的线索。”

林碧凝叹气道:“可是珑宣城远在千里,家人不会同意我们去的。”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父亲和老太太对珑宣城绝口不提。

林长儒灵光一闪,兴奋道:“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和妹妹的生辰,按照惯例会有人给我们送生辰礼,有师父在此,任你武功多好都不是对手,到时候拦住那个人,不就可以知道我们生母是谁了么!”

林碧凝觉得此计可行,点头笑道:“这个办法好。”

萧天笑看着他们为难道:“可是,我本想过几天就走的。”伤已痊愈,他本就自由自在惯了,在林府呆的也够久了。

“什么!师父你要走啊!”闻言林长儒失落万分,“那我怎么办?你不管我了?”

萧天笑拍拍他的肩,骂道:“臭小子,有道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剑法和心法我都教你了,能练到何种地步要看你自己的努力。”

林长儒拉着他的袖子,求道:“那怎么一样,有师父在旁看着,我有什么不足之处也能改过。”

好不容易可能知道生母的线索,林碧凝也不希望萧天笑离开,问道:“萧大侠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亟待解决吗?”

“那倒没有。”萧天笑摸摸胡子。

林碧凝想到江湖之人可能自在惯了,林家虽不是侯门官宦之家,但规矩也颇多,是以对方许是住不习惯。但既然他没有什么要紧事,林碧凝私心还是想要对方留下,便请求道:“既然如此,那碧凝恳求萧大侠再住一月,待事毕绝不相拦。我们兄妹从出娘胎就没见过生母,这件事对我们实在重要,萧大侠侠肝义胆,还请一定帮我们这个忙。”

敌不过他们恳切地眼神,萧天笑点头道:“那好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